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2022年05月14日 00:05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四四常识网阅读量:196

今年以来,以食宝街、大食代等为代表的美食街区相继传来关店、闭店消息。从昔日的宾客盈门到如今的门庭冷清,美食街何以走到这一步?未来美食街这类业态又将去往哪里?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本文由红餐网(ID:hongcan18)原创首发,作者:景雪。

5月初,疫情笼罩下的北京相较以往清冷寂寥不少。

沉寂一时的食宝街再度传来不好的消息。小红书上有用户上传了多张食宝街二期关停,一期大量店铺关店的照片,并感慨,“如果你曾见它起高楼宴宾客,现在就更能感受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!”

事实上,过去几年,类似食宝街这样高开低走的美食广场、美食街并不在少数。比食宝街更早一步,新加坡美食广场连锁品牌大食代在北京、上海等地早已开始缩减店面。

曾坐拥丰厚资源、线下场景和海量用户的传统美食广场,似乎正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摈弃。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食宝街关门地标性“美食打卡地”没落

时间拉回到2013年,光耀东方花22亿元接手了“不温不火”的中关村(000931)广场购物中心,抛弃了购物中心原本经营不善的零售业务,决定采取纯餐饮业态。

成立之初,食宝街通过让利引进了南京大排档、外婆家、汉堡王等成熟连锁品牌,同时,还在全国搜寻了大量有时间沉淀和粉丝基础的小馆,成功培养出一批新餐饮网红品牌,如四环烤冷面、阿芮烤鸡爪、阿甘锅盔、亲爱的锅包YOU等这些代表性网红小吃。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△图片来源:中关村食宝街微信公众号

从客单价来看,食宝街内粥粉面、麻辣烫等快餐小吃的人均集中在30元左右,一期外面的临街商铺诸如肆月河豚、bluefrog 蓝蛙和椰子鸡均价在150元左右,另外也有南京大牌档、谭鸭血火锅、探清水河烤鱼等店人均在100元以内。

凭借着花园式、步行街式的场景设计、全品类的餐饮,2016年食宝街开业后就一炮而红,迅速成为中关村地区的美食“名片”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其客流从最初日均1.5万人次攀升到5万人次,带动了中关村地区的消费,也重新定义了“室内美食街”的形式。随后几年,依托于大量网红小吃聚集带来的吸引力,食宝街受到广大消费者的认可,成为中关村商圈潮流地标性“美食打卡地”。

然而时过境迁,当新鲜劲过后,食宝街所面临的问题也接踵而至。

由于主打网红小吃,食宝街50%以上的店铺都是创业品牌和街边小馆,良莠不齐,品质无法保证。用户关于食宝街用餐空气不流通、气味大、公共卫生差、设施设备不完善的吐槽也越来越多。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△图片来源:美团APP

另外,食宝街的小吃品牌在走红后,开始逐渐往外出走,凭借已积攒的人气迅速在其它地方开设分店。

与此同时,能够提供综合餐饮美食、休闲文化娱乐、艺术沉浸式等体验的美食综合体也逐渐涌现,像朝阳大悦城(000031)拾间、朝阳合生汇、西单“觅食森林”、朝阳门“我的食光”等,都直接分流走了部分食宝街的消费人群。

更要命的是,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给整个餐饮行业带来沉重一击,食宝街作为封闭街区开始愈加内外交困。

而据红餐网了解,2019年下半年伊始,光耀东方便开始出售中关村“食宝街”项目。如今,食宝街一期、二期已经戛然而止。

虽然有消息称,食宝街三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装修和招商,将在今年夏天以全新形象迎接消费者,且不论尚未“面世”的食宝街三期能否力挽狂澜,市场已经明显对其没有太多期待了。

网红光环的褪去叠加疫情的阴霾,食宝街最终只剩下一地鸡毛。

传统美食街走下坡

食宝街并非个例,早在食宝街关店之前,大食代北京、上海等地部分店面就已开始出现撤店、关停。

2021年7月,北京大食代富力广场店撤店。今年,大食代上海徐家汇(002561)美罗城店歇业,上海来福士店也于2月中旬停止营业。

北京富力广场一名工作人员称,大食代的撤出一是因为租约到期,二是购物中心将对原来的位置重新规划,一家名为“戏精学院”的沉浸式商业空间将开放营业。

大食代、食宝街相继关店,美食街会消失吗?

△图片来源:摄图网

确实,如今对购物中心而言,主题街区、创意市集、沉浸式空间、开放广场等品类杂糅,可逛可买的场景,比起传统美食街而言更有吸引力,退一步来说,购物中心需要的餐饮配套,也已经不仅只有美食广场一种形式。

抛开疫情的影响,大时代这类传统美食街区本身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。